当前位置:panbaba.com搞笑“亨达利”与“亨得利”
“亨达利”与“亨得利”
2022-09-22

20世纪20年代初的一天,上海南京路(今南京东路)“亨达利”钟表行的德国老板豪普,心情十分烦躁,因为离他钟表行不远的广西路(今广西北路)口,新开了一家“亨得利”钟表店,生意十分兴隆,使“亨达利”的营业额逐月下降。

豪普还听说,过去外地慕名改成“亨达利”的钟表店,也都在悄悄地改为“亨得利”了。真是墙倒众人推。这使豪普更加生气。他把账房王先生请到写字间,问:“你调查‘亨得利’的情况怎么样了?”

王先生不慌不忙地说:“东家,我仔细地调查过了。他们在二十几年前不过是宁波城里的一家杂货铺,由三个人拼股开的。以后三人合买了一张彩票,意外中了头奖,得了几万银元。这笔横财使他们大有转机,把店从宁波迁到上海,花了五万银元盘下那四开间店面……”

豪普越听越恼火,不耐烦地打断了王先生的话:“我不能容忍这几个宁波人如此猖狂!王先生,你想想有什么办法封了他们的店门?”

王先生沉思了一下,说:“要搞他们,只能从店名上做文章。他们和我们只是‘达’、‘得’一字之差,用上海话念起来简直一样,有点鱼目混珠。我看只有向上海地方法院告他们侵权,官司打赢了,不但‘亨得利’的招牌保不住,还可要他们赔偿经济损失,准保这三个人要变成瘪三逃回宁波呢!”

豪普听了连声叫好,忙催王先生快送状子去法院。上海地方法院与别处不同,它设在租界里,外国有领事裁判权,一向打官司都要“华洋会审”,中国法官反而成了陪客,因此洋人总占便宜。豪普控告“亨得利”由德商礼和洋行出面,他想打赢是十拿九稳的了。

这消息传到了“亨得利”那几个股份老板耳朵里,他们自然有点惊慌,立即召开董事会商量对策。商量了好半天,也没个万全之策。

这时,有个姓徐的董事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愿意去打这场官司。他认为,欧战以后,德国是战败国,上海租界掌权的英美等国,不一定会帮德国人办的礼和洋行。董事会觉得徐董事说得有点道理,就同意让他去同“亨达利”周旋。

徐董事的师傅是杜月笙的门生,在上海滩有些办法。他听徒弟徐董事讲了来龙去脉后,想了一想说:“有句成语叫‘剑拔弩张’,那就是说有人拔出宝剑向你冲过来,你如怯懦逃掉,那人反而紧追不舍;你如把手上的弓拉满,箭扣在弦上严阵以待,他反而不敢下手。这事,你不妨去找同门师兄萧大律师,就说是我要他给你想想办法。”

徐董事喜出望外,谢过师傅就匆匆赶往萧大律师的事务所。

上海地方法院在租界中承办的官司,十有八九是商业上的民事诉讼。为了打赢官司,原告、被告都会向法院送礼行贿,因而那民庭推事只要做上一年,就发了财。由于是肥缺,那推事就像走马灯似的换个不停。现在刚上任的是花了“本钱”运动来的赵推事。

赵推事仔细读了礼和洋行代“亨达利”钟表店呈上的诉状,心中不禁一动:“亨得利”是上海滩上中国人开的大钟表店,油水很足。这场官司双方都是可输可赢: 两店名字仅“达”、“得”一字之差,“亨得利”开店稍后,似有模仿“亨达利”之嫌;然而,告假冒必须完全相同,不能禁止别人近似。他想,我不如找了两家店来进行调停,捞些外快,再劝“亨得利”改名了事。主意打定,他就到院长那儿陈述了自己的想法。

院长听了哈哈一笑,从桌上拿起一份状纸递给他,说:“这是‘亨得利’的反诉书,你拿去看看。”

赵推事一听“亨得利”反诉,心里一沉,觉得这事不好办了。他接过状纸一看,“亨得利”告“亨达利”依仗洋行势力,垄断钟表经营,欺凌华商同行。“亨得利”已委托萧大律师全权代理,请法庭主持正义,令“亨达利”赔礼道歉,并补偿名誉损失费。

赵推事越看心越冷,知道这位萧大律师是杜月笙门下一个讼棍,“亨得利”请他做代表出庭,说明背后有上海大亨支持。双方势均力敌,怎能调停?他不由愣愣地看着院长。

院长微微一笑,说:“我们不受理是不行的,双方都惹不起。不如明天就贴出公告,说本院受理‘亨达利’与‘亨得利’互控一案,因头绪纷繁,需较长时间进行调查,待调查告一段落,当开庭再行审理。老实说,这调查就是拖日子,我们拉满了弓,箭要看准火候才放!”

赵推事听了钦佩不已。他想:这家伙真不愧是老讼棍出身!

“亨达利”老板豪普听说法院同时受理了“亨得利”的反诉,气得七窍生烟。他咽不下这口气,忙又和账房王先生商量。王先生是老滑头,早看出这是上海地方法院在坐山观虎斗。

他想了一会就献计说:“东家,法院想拖,说明了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不敢得罪我们,更不敢得罪上海大亨,这官司在上海难打。我想我们在天津有分店,‘亨得利’在天津也有分号,可以由礼和洋行出面向天津地方法院控告。这样‘亨得利’没有地方势力可依靠,官司也就好打了!”

豪普一听连声称好,第二天他就同王先生一起乘火车去天津告状了。

徐董事没想到“亨达利”来了这一手,觉得事情有点棘手,忙匆匆去找萧大律师。

萧大律师说:“老兄,‘亨达利’用的是调虎离山计。在天津我们人生地疏,有不利之处。不过也有转机,这要看贵店肯不肯下本钱了。”

徐董事听出话外之意,咬一咬牙说:“师兄,这事小弟一力担承,请讲吧!”

再说豪普向天津地方法院递交状子后,那天津礼和洋行分号的大班告诉他,法院认为这是巧妙冒用店号,将依法判决,并转请上海地方法院执行。豪普听了,好像暑天吃下一杯冰水,清凉痛快。

天津地方法院确实不拖泥带水,过了一个多月,就通知豪普明日开庭。

第二天上午,豪普赶到法庭,瞥了一下坐在对面的“亨得利”代表徐董事,只见他眉飞色舞,脸上还带着点喜色。豪普感到诧异:莫非他们也向天津地方法院送礼通了关节?这时法官升座宣布开庭,首先询问了豪普。

“你们‘亨达利’店号是何时使用的?”

“具体时间记不清楚,大约是清代光绪初年。”豪普回答。

“你们店可曾向中国政府主管部门登记注册了吗?”

豪普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开在租界里的店要向中国政府登什么记呢?他只好说:“我们盘下那爿店,改个名称重开,还要向谁注册呢?”

法官听了微微一笑,请他坐下。接着就询问“亨得利”的代表徐董事,也问到可曾向政府有关部门注册登记。

徐董事不慌不忙地说:“我店开设在清代光绪初年,从宁波迁到沪后,就根据国民政府颁布的商标注册法向农商部登记,蒙发给登记证。请庭上查看!”说着,送上一份登记证。法官仔细看后,宣布暂时休庭,待再开庭后宣判。

豪普心里打起了鼓,法官今天问的都是自己未想到的事,这里面肯定有文章。

豪普想对了,这文章就是萧大律师附耳教给徐董事的计策。萧大律师知道“亨达利”未办过注册手续,就代“亨得利”托人到南京农商部申请店名注册商标。按理说衙门办事要拖不知多少时候,但钱能通神。

萧大律师找了熟人,花上一笔钱,没几天那登记证就倒填年月日发了下来。萧大律师自然也发了点小财。

重新开庭时,法官升座宣判说:“查‘亨达利’与‘亨得利’两店创设时间相近,店名虽近似,但并不相同,且‘亨得利’钟表店已向农商部报请注册登记,自应依法予以保护。‘亨达利’所控一节,于法无据,应予驳回。诉讼费用由‘亨达利’负担,向本院缴纳。”

豪普听了判决,眼前一片漆黑,差点晕倒在法庭上。官司彻底打输了,豪普回到上海气得生了一场大病。

(责编/邓亦敏 )请上wydclub.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