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panbaba.com历史历史上的韩厥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一生对晋国有何贡献?
历史上的韩厥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一生对晋国有何贡献?
2022-09-26

晋国被《左传》、《国语》和《史记》等共同评价为春秋四强国之一,因国力强大,经常压制住齐秦楚三个大国,在春秋时期大多数时间里独霸中原。说到这个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

晋文公四年(前633),晋文公制定被庐之法,“于是乎大蒐以示之礼,作执秩以正其官”,正式确定晋国的三军六卿制度,从此揭开了晋国百余年的称霸道路。晋国六卿采用世袭制,由狐、先、郤、胥、栾、范、中行、智、韩、赵、魏等十一个世族先后把持,总计正卿二十一人,将佐七十二人,他们轮流执政,出将入相,掌管晋国军政大事。韩厥,晋国正卿第十一位,身负复兴家族、建立晋国霸业的重担,且看他是如何在尔虞我诈的官场之中杀出一条血路,实现“他日执晋政者,必此人也”的预言。

一、沦落家臣,光辉难掩

韩厥所在的韩氏为晋国公族,属于“曲沃代翼”事件中曲沃一宗,且历代是曲沃一系的坚定拥护者,这样的投入是有回报的。晋献公时,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晋献公又杀光了与自己同族的桓庄之族,韩氏家主韩简又因为坚决维护献公政权不仅幸存下来,还由此显赫,隐隐成为了晋国第一氏族。然而好景不长,晋献公担心的内乱还是发生了,最终获得胜利果实的晋文公大力提拔曾经跟随自己的旧部以巩固自己的政权,韩氏因为曾经坚决拥护献公政权而被排挤。再加上当时的家主韩舆资历不足,年纪轻轻又早逝了,仅留下一子名为韩厥,由此可见韩氏的衰落已成定局。

但天无绝人之路,年幼的韩厥遇到了一生最大的贵人——晋国五贤之一的赵衰,这位对晋文公的即位和晋国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热情接纳了韩厥,拯救了处于水火之中的韩氏。而赵衰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份善举,不仅在日后同样拯救了将亡的赵氏,还使得赵韩两家达成了百年交好的成就。韩厥虽名义上是赵氏的家臣,但赵衰将他视作己出,让他与后来名震天下的自己的儿子赵盾共同长大。不似赵盾那般强硬霸道,在赵衰的耳濡目染下,韩厥学到的更多是公忠体国、宽厚仁慈,这在尔虞我诈的晋国官场上十分难得,也注定了韩厥日后的不凡。在赵衰的荫蔽下,加上新执政赵盾的鼎立支持,韩厥一出场就是地位仅次于六卿的三军司马,这为新人因为刚正不阿而得到了赵盾、郤缺、荀林父、士会、郤克历任正卿的尊重。

二、步步登高,升任正卿

赵盾作为晋国一把手执政了二十余年,可谓是权倾朝野,而受到赵盾倚重的韩厥也水涨船高,稳稳坐在三军司马一职上,就这么平稳度过到了赵盾、郤缺两位执政的任期结束。晋成公时,晋文公、晋襄公建立的霸业受到楚国的挑战,虽然占据了上风,但在“两棠之役”上,因为刚愎自用的中军佐先榖擅自出兵,韩厥只得向执政荀林父报告,荀林父闻讯后,无奈率全军跟进,晋军被先榖毫无准备的拖入战场,导致大败,楚庄王由此开始建立了自己的霸权。虽然暂时陷入谷底,但从此韩厥与晋国的大业再度开始前进。

这场大败让晋国上下陷入悲怆,甚至荀林父打算以死谢罪,但被晋景公拒绝,此后晋国作出深刻反省,并静等再次崛起的那一天。在荀林父、士会相继告老后,新一任执政郤克的上位揭开了晋楚争霸的新一篇章。因为曾经出使齐国但受到侮辱,郤克无时无刻不想着报复,甚至连士会都不敢阻拦,只得提前告老来减缓卿族之间的矛盾。在掌握晋国军政大权后,郤克立马决定报仇,但临行前,郤克无法掌控的事发生了,沉寂许久的韩厥又站了出来,斩杀了郤克手下一名违反法纪的将官,并用事实证明:管你执政是庇护我的赵盾还是萍水相逢的郤克,谁违反军纪我斩谁。但在这场伐齐的战场上,韩厥更是立下大功,亲自缴获了齐王的战车。这次大胜表达了晋国再次复出称霸的雄心,晋景公于是将三军六卿扩编为六军十二卿,韩厥不出所料被共推为新军六卿之首。

三、超群绝伦,真知灼见

周定王二十年(前587),郤克临终前超拔栾书为新执政,栾书早已在政坛浸泡多年,做人做事很有一套,他积极拉拢荀首、范燮、韩厥等贤人,创建了一段时间的佳话。但栾书的处境相当不好,因为荀、赵氏两个庞然大物,栾书委曲求全的同时日日夜夜想要扳倒他们,独大栾氏。在赵氏因为下宫之乱被踢出将佐之位后,栾书提拔的郤氏郤锜郤锜,加上后来得势的郤犨,共同组成“三郤”,又一度成为其最大的阻碍,双方继续争斗。眼见卿族做大做强且相互倾轧,任何一个晋国国君都不会满意,韩厥就这么“聪明”地选择了冷眼旁观。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救济天下”,在权臣斗争内讧时,韩厥始终如同世外高人,从不参与;但在对外作战上,韩厥则积极进言。渐渐地,韩厥就入了国君和国人心中,成为了一位举足轻重的卿士。但韩厥始终未曾忘记昔日家主赵衰的厚待、赵盾的器重。不仅没有在卿族斗争中站出来发言,在晋景公号召诸卿攻打赵氏时,韩厥坚持不出兵,甚至一如赵衰那般,在晋景公面前为赵氏求情:“赵衰、赵盾之功岂可忘乎?柰何绝祀”,救下了赵氏孤儿赵武,将之视如己出,以报当年赵氏的恩情。后来晋厉公顽劣,又正值卿族矛盾剧烈,从三郤被害,经厉公被弑,到悼公坐朝,栾书蒸发,历经一年的动荡,晋国重新安定,而韩厥也登上了晋国权臣的最高峰,成为第十一位晋国正卿,打拼了近四十年之久的韩厥印证赵盾昔日的预言——“他日执晋政者,必此人也!”。

回顾韩厥的政途,一帆风顺的同时也暗流涌动。然而韩厥能仕历晋国五朝,甚至为韩氏获得一份基业,在于他充分发挥自己在军事、政治的才能,又始终以国家、法律为上,不参与诸卿倾轧的同时敢于站在正义的立场上与强权争斗,最终为他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和平稳又不留遗憾的告老返乡,“韩氏终三分晋国而有其一,厥之遗惠矣。”